院士管理改革重在“去利益化”
2017-12-05 06:01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

近日,中国工程院、中国科学院公布2017年选举产生的新院士名单,包括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在内的多名外籍专家当选。

“国际大咖”成为中国院士,无疑将推动国际交流与合作,促进科学人才培养,为我国科技进步“添砖加瓦”。但人们的关注点不仅于此。根据规定,外籍院士只有取得中国国籍,才享有院士同等义务、权利及有关待遇,也就是说,外籍院士,只有荣誉没有待遇。

引发热议,无非因为这与人们认知中的“院士”相差甚远。虽然按照两院的章程,院士不享有任何特权,但现实中,当选为院士后,的确能更多地参与科技资源分配,对决策产生影响,甚至获得更多经济利益,这些都是院士头衔带来的“福利”。当院士成为稀缺资源,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院士评选中的暗箱操作,如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、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被曝收受巨额贿赂就是为了“跑院士”。前几年,“院士贪污”“院士抄袭”“烟草院士”等事件的出现,也让人们意识到盛名背后的隐形利益。

因此,院士管理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“去利益化”,即取消院士的经济待遇和学术待遇,让院士回归学术头衔和学术荣誉。其实,要“去利益化”的不止是院士制度,职称评定、学术评价等都需要“去利益化”。一些单位出现人岗脱节、人浮于事,一些学校出现论文抄袭、期刊造假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职称评定、学术评价已成为个人升迁和福利分配的前提条件。当利益与这些评价标准过度挂钩,不仅不学无术者挖空心思、弄虚作假,一些优秀人才也为此耗费精力、“遭罪折腾”;另一方面,导致论资排辈,选拔人才不看能力、不看实绩而看身份、看资历。如果评价标准体系除了对人进行职业划分和待遇区别外,难以合理有效地选拔人才,将对社会公平公正产生负面影响。

进一步说,“去利益化”,不仅要去除个人利益,也要去除行业利益。人们往往只看到“头衔”“身份”给个人带来的荣誉和利益,却忽略了有“头衔”“身份”之人也给所在单位、地方带来更多的话语权、学术资源和社会影响力,这也是各大科研院所争抢“院士”的原因所在。一些有“头衔”之人身上附着太多利益、极个别人结成利益小圈子,不能完全归咎于个人因素,很多时候是他们背后所在单位、地方的利益所致。有的地方和部门不仅要抢到人才,还要把人才的“头衔”“身份”长久留下来,使其成为政绩的标志,因而称号、头衔一旦评上,就很难摘下来。比如,院士退休成“老大难”,是因为不少单位和地区坚持让院士“发挥余热”“退而不休”,一定程度阻碍了中青年学者的上升空间。

合理的评价标准,应该抛开“身份”“头衔”因素,关注人才本身的能力和实际贡献。说到底,“身份”“头衔”只是荣誉称号,是对人才已有学术成就的认可,并不代表他们永远处于同样高的水平。在国外,院士当选者几乎没有任何利益,在学术研究中与年轻学者一样平等竞争,有的甚至自己缴纳会费。近年来,我国在院士头衔“去利益化”方面做出了不少努力:收紧院士遴选渠道、“谢绝”处级以上官员、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等。此次遴选、评审、管理外籍院士的做法,让外籍院士与各种利益脱钩、回归学术本位,无疑是一次有益尝试,可为包括院士制度在内的人才选拔机制改革提供借鉴。不妨从完善人才评价体系和监督机制入手,从聚焦人才身份转向聚焦人才能力,真正做到人岗匹配、人事相宜,让人才选拔制度在创新发展中更好地发挥作用。(韩小乔)


原标题:院士管理改革重在“去利益化”
投稿邮箱:ahnewsapp@163.com
官方微信公号:ahnewsapp
操作成功
最新评论